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灯览剑明晓幕,伏案芸编奋笔书

往前去才知境界更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奈何桥上三生三世  

2007-01-20 00:51:23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奈何桥上三生三世
 个人分类:网文转摘 

既不回头,何必顾忌。既然无缘,何需誓言。今日种种,似水无痕。明日何夕,君已陌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题记
       (一)   相传,黄泉路上会经过一座桥,叫奈何。桥尾,有一个叫孟婆的女人候在那里,给每一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浓汤。日复一日,孟婆的汤便有了另一个名字--忘情水。凡是喝过忘情水的人就会忘却今生所牵绊,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下一世轮回。
   她站在桥头,眼神茫然,一袭青衣罗裙像凋零的树叶,在寒风中随风摇曳。   她苍白的脸,单薄的身子,还有眼里那分若有若无的哀怨都给那绝世的容颜平添几分凄怜。
   一个个面无表情的人从她身边经过,都是一样的白色长衣,一样的足不触地。
   惟一的不同就是他们当中有的垂首而过,有的不停回头,有的健步如飞,有的足上却套着脚链。
   她看着他们过桥,发现这是一座只能单向而行的桥。上了桥主不能再回头,没有后路可退。
   “过了奈何桥,喝过孟婆汤,就会忘记尘世间所有的一切,忘记自己。”她记得三百年前当她还未化成人形时,姐姐告诉过她关于奈何桥的故事。
   那日,风和日丽,春意正浓。她和姐姐在断桥之下嬉戏缠绵,她一度认为在这个世间上再也没有什么桥可以比得上断桥。后来姐姐告诉她有一座叫做奈何的桥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的悲伤痛苦。遗忘,总是让人觉得幸福的。   于是,这座美好的的桥百年来就一直在她的记忆里徘徊,久久不去。
   而今,奈何桥真的主在她眼前了,她却踯躅不前。踏过去,所有的回忆烟消云散,千年的等待付诸一空。 踏,那些记忆的片段逐渐清晰人,拼凑出一曲悲歌让她肝肠寸断。
   终于决定要过去了,就像姐姐说的,遗忘才能换来幸福。
   只不过一动念,她青色的身影便已跃到桥尾。低头,面前坐着一个半老的妇人正在用勺子把一锅浓汤搅得沸腾。
   她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吧。
   孟婆递汤给她的时候手突然一颤,一滴混浊的泪便滑落碗中。
   听说孟婆只为经过三世情动的沦落人掉泪,而她的泪可以让其看到前世今生。
   重温那些回忆是极其痛苦的事情,但是如果没有彻底的痛又怎能彻底地遗忘?
   她听到孟婆重重地吧了一口气,接着意识就逐渐模糊,陷入了千古的幽冥之中。 闪吧新社区r:z&]Sf6J
1   西汉末年,匈奴为患。
   楼兰国迫于匈奴的凶猛,抵抗无益,只得采取和亲策略,凡隔十年就送上一名公主和亲。
   楼兰后宫一处。
   红木所雕刻的宫阙,白玉所堆砌的走廊庭院。奢侈而浮华,却又隐隐透露着空寂和凄凉。宫廷楼阁、锦衣玉食丝毫不能让她快乐。锦绣宫中,只有这潭天然的湖水为她独爱。
   她在湖面凌波而舞,休态婀娜、霓裳缥缈。身后,却竟是水过无痕。
   她是楼兰王数之不尽的女儿之一,她是整个楼兰最美的女子,同时她也是楼兰国里地位最特殊却不讨楼兰王欢心的公主。   她叫锦绣,她的母亲是楼兰的王后。
   若不是母亲对她仍然宠爱,或许她这个公主早就被驱逐出楼兰,哪能在此凌波而舞。
   凌波而舞?是,在水面上跳舞是她惟一喜欢的一件事。
   她自小与众不同。三岁,当她失足掉进锦绣湖里时,在宫女和母后的呼救中她居然安然无恙地飘凌在水面之上,向众人露出天真而甜美的笑容。
   自此,宫中众人看她的目光多了一种恐惧,父王认为她是不祥的妖人,避而不见。而母后虽然时常来锦绣宫给她添置一些绫罗绸缎、翡翠珠钗,但是仍然掩饰不了眼神里的怀疑和畏惧。
   十六个春华秋实,她就在锦绣宫中黯然度过,陪伴她的只有足下的这一潭湖水。
   昨夜,父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踏进锦绣宫。她受宠若惊地行了跪拜之礼后,父王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来意。
   原来与匈奴的十年之约又到了,在必须派送一名公主和亲的情况下,她这个皇后所生又极不受宠的锦绣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人选。   在一些形式上的封授仪式后,她便成了和亲公主。
   无意中听一些多嘴的宫女谈论过关于匈奴的种种。匈奴好像是一个极其残暴的民族,历代的匈奴王都荒淫无道,尤其是现在的王--浑邪单于更是凶残淫亵。
   她想罢,淡然地笑了,其实嫁与不嫁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,不过是换了个牢笼,换了个囚禁的方式。
   母后泪流满面,搂着她直呼:“我可怜的女儿。”宫女们窃窃私语,大有幸灾乐祸的成分。
   她盯着父王,想从他眼睛里看到点什么,可是得到的却是他的解脱和惶然离去的背影。
   漫无人烟的荒漠,可听到远处风卷狂沙的呼声,如歌如泣。
   快要到匈奴的都城了,她掀开车帘再一次眺望这荒凉的大漠。
   今次是她第一次远行,却也是最后的一次。
   她是个注定活不过十八的女子。当她会凌波起舞的事在楼兰传开之后,父王就请来了一位巫师为她算命。巫师说她是三世情孽,不仅不祥而且短命,十八岁已是最高的极限。
   她又是淡然地笑。父王实在是个很聪明的王,懂得物尽其用。她这种妖孽与其留在宫中祸国殃民,不如顺势送给匈奴王,一来可以缓和民族关系,二来又可以把她所带的不祥转移给匈奴。
   原来不祥也可以成为一种武器啊!她想,如果匈奴王知道自己迎娶的竟是一个短命的灾星,不知将是何等的勃然大怒。      车马终于抵达匈奴城。
   迎亲的队伍稀稀散散,卫士们一个个眼神不屑。
   浑邪单于没有亲自迎接,听说他的宠妾正好怀上王子。
   匈奴的都城没有楼兰那样秀丽婀娜,却独在天地之间霸气横秋。
   七天的沐浴斋戒后,她终于见到了众人口中的魔鬼--浑邪单于。
   一个很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。蓝色的眼珠,就像深邃的湖水,她突然很想凌波而舞。
   她不自觉地就伸出青葱般的手指轻轻地抚摸他的眼凹,然后把指尖停留在他的眼睛上,感受他的蓝在她的指间跳动。
   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 其实浑邪根本不像外界所谣传的那么残暴。他是很好战,但战争的过程中从不伤害无辜百姓。至于荒淫一词更是没有根据,他在她之前有一个宠妾,现在怀了他的孩子。
  他会带她去看大漠飞鹰,会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,会用长满胡荏的下巴磨蹭她白嫩的脸,还会在她的颈窝呵气,让她笑个不停。
  他在看到她凌波而舞之后,除了一刹那的惊慌,替之而来的居然是欣赏。他喜欢站在岸边看她在水面上跳舞,舞末,他便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,告诉她她有多么美丽。  
   后来她知道那个怀了他孩子的宠妾叫胡姬,是他受成人礼的那天,父王送给他的礼物。
     他说他从来不爱胡姬,但是他需要一个孩子,这是他对这个国家的责任。
     胡姬来找她的时候,她从她的嫉恨的眼神里已经看出了点什么。
     但她没想到胡姬会在推她的时候故意把自己弄倒。
     那是个丰满而妖艳的女人,她的眼神告诉她,凡是她想要的东西没人能抢得走。
     胡姬跌倒的瞬间,唇间扬起了鬼魅的笑。
     在遍地的鲜血以及宫女的惊慌呼叫中,他来了。
     他给了她一记狠狠的耳光,从血泊中抱起胡姬头也不回地走了。临行,丢下了一句话:“收监待审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胡姬的孩子终究没有保住。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她的过错。 
    他来过监牢一次,他说:“只要你肯给胡姬赔礼道歉。我这次可以饶过你。” 
    她默然。半响,淡淡地笑,仍旧不语。
     于是他便恼怒地对她说:“你真是一个妖孽。”
     她如果有心,在听到这句话后也变得残碎。
     她是个注定活不过十八的女子,生与死于她而言根本无谓。 
    生既无可念,死又有何悲?  
   “今生你欠我的,来世我要你还清。”她把玩着一只珠钗喃喃道。昏暗的光线下,她浮起一抹绝尘的笑容,寒如水。     公元277年,楼兰和亲公主自尽于地牢。同年匈奴王浑邪战死,胡姬遂葬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